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储能科学与技术

储能科学与技术 首页 新闻 深度观察 查看内容
行业资讯 深度观察

卖方机构“匿迹”前夜:坚瑞沃能曾遭精准减持

2018-4-12 17: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86| 评论: 0|原作者: 姜诗蔷|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 中国储能网讯:“当时整个新能源行业都处在一个风口,沃特玛本身也是行业龙头,在市场上的优势还是十分明显的,此外沃特玛也提出未来在三元电池等方向的布局和规划。另外一方面就是当时2016年年报和2017年一季报的业 ...

中国储能网讯:“当时整个新能源行业都处在一个风口,沃特玛本身也是行业龙头,在市场上的优势还是十分明显的,此外沃特玛也提出未来在三元电池等方向的布局和规划。另外一方面就是当时2016年年报和2017年一季报的业绩大幅超预期增长,因此看好。”4月8日,北京某券商汽车行业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许多行业内的从业者,都记得两年前,收购沃特玛时,坚瑞沃能(300116.SZ)风光无两。

最新的数据显示,债务危机爆发后,坚瑞沃能已连续收获3个跌停。

4月4日,坚瑞沃能收报5.55元,市值134.87亿元。与2017年12月18日因筹划重组停牌前的市值相比,缩水了近50亿。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4月1日晚间,坚瑞沃能公告其目前的债务危机之后,在随后的三个交易日内,机构、游资争相“跑路”。

4月2日,龙虎榜席位净卖出1444万元;4月3日,龙虎榜席位净卖出498万元。

一个始于50余亿元收购案的资本故事,带给市场的启示,自然也不止于这个故事本身。

辉煌一刻

2016年2月29日,坚瑞沃能发布《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拟以52.24亿元收购沃特玛100%股权。

回看刚刚收购沃特玛后的2016年,当时沃特玛账面净资产仅9.22亿元,预估增值率达到了466.38%。

根据披露,最终经交易各方协商,沃特玛100%股权的交易价格确定为52亿元。当时,除李瑶是以一部分股份以及12亿的现金支付外,其他12位自然人股东以及长园盈佳、德联恒丰、京道天枫、天瑞达4家机构均是股份支付。

当时的沃特玛已经是行业龙头,是国内最早成功研发磷酸铁锂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汽车启动电源、储能系统解决方案并率先实现规模化生产和批量应用的动力锂电池企业之一。当时的数据显示,沃特玛在磷酸铁锂电池细分行业市场占有率已经仅次于比亚迪和如今在资本市场风头正盛的宁德时代。

坚瑞沃能则被称为“消防第一股”,其公布收购预案后的“新能源+消防”模式也在申万宏源等不少机构的研报中得到赞扬。

一场股价上涨的盛宴,由此展开。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坚瑞沃能2016年股价的“腾飞”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则是前述2016年3月22日至2016年6月15日,第二个阶段则发生在2016年6月23日复牌之后。

坚瑞沃能在2016年6月22日收到证监会的通知,其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经并购重组委员会审核通过。2016年6月23日复牌后,坚瑞沃能又连续四天涨停,股价一路突破了25元大关。

当然,收购沃特玛后,坚瑞沃能也迎来了它利润暴增的时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上半年坚瑞沃能营收2.2亿,基本均来源于消防业务,而2016年前三季度消防部分实现营业收入3.8亿元,因此消防业务在第三季度营收为1.6亿。由于并表后坚瑞沃能第三季度实现营收9.3亿,也就是说,沃特玛该报告期就贡献了7.7亿营收。

最终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坚瑞沃能实现营业收入38.2亿元,同比增长5.57倍,实现净利润4.29亿元,同比暴增了近11倍。

财报提前释放信号

但是,仅仅不到两年的时间,这场曾经光鲜的并购就被打回原形。

事实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卖方机构给坚瑞沃能的研报在2017年8月底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不过一直到今年3月底,沃特玛就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资金,随后4月1日晚间,坚瑞沃能公告了其目前已经出现的债务逾期的情况。

“去年中报公布后,就感觉公司的现金流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之后就没有再关注这家公司。”一位长期关注坚瑞沃能的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公开数据了解到,截至4月1日,坚瑞沃能整体债务221.38亿元,其中包括应付票据100.09亿元,应付账款22.21亿元,银行借款54.74亿元,融资租赁形成长期应付款25.93亿元,非金融机构借款3.32亿元和股东借款15.09亿元。

其中,已经逾期的债务有19.98亿元,主要为应付票据和银行借款。

“公司面临债权人的权利主张,面临偿债风险,对日常经营造成影响。”坚瑞沃能方面指出。

而如今看来,目前坚瑞沃能的困境似乎早已埋下伏笔。

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坚瑞沃能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21.54亿元,与沃特玛并表前的数据相比,其经营活动并没有产生正向现金流,反而是加剧了流出。

“现金流是这家公司最严重的问题。”上述券商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017年中报的数据显示,坚瑞沃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4.6亿元,同时应收账款达到80.29亿元,环比持续增长。

然而,2017年中报坚瑞沃能的业绩数据依然十分出色,实现营业总收入60.66亿元,归母净利润5.58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虽然普遍认为业绩超预期,不过当时不少券商的研报中也均提及了应收账款这个关注要点。

譬如中原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公司应收账款飙增与行业高速发展有一定关系,目前应收账款占比回落,但其规模仍较大,后需密切关注公司应收账款变动情况。

4月3日,坚瑞沃能总经理、沃特玛董事长李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现在已经淹到眉毛了。”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在坚瑞沃能收购沃特玛之时,就有券商分析认为,沃特玛的运营仍然存改善空间,“沃特玛2015年的销量超过国轩和中航锂电,但是其单位售价却低于国轩和中航锂电,我们认为沃特玛更多的是以价格取胜。从成本控制上看,无论是单位成本控制还是最终的单位净利,沃特玛都逊于国轩。”

“比较激进,杠杆放得很大。因为激进所以增速快,但是行业一旦收缩,其实大家都普遍不好过,但是由于激进、杠杆又大,所以最危险。”前述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券商释好股东减持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危机中,坚瑞沃能的股东却早已套现,赚得盆满钵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自2017年1月起,坚瑞沃能持股5%以上股东就开始披露减持计划。

最终,2017年1月至3月和4月至8月,股东童新建通过集中竞价分别以均价21.4元和11.79元减持了6275股和194万股;股东童建明在2017年4月和7月至8月通过集合竞价分别以22.01元均价和11.72元减持了18.9万股和18万股,以及8月通过大宗交易以10.3元均价减持1499.94万股;股东孙喜生在2017年3月至4月通过集合竞价以21元均价减持了1.69万股。

根据计算,三人分别套现2300.69万元、1.61亿元和35.49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由于2017年3月至4月正是坚瑞沃能2016年年报以及2017年季报的披露期,而并表沃特玛后业绩的显著增长也吸引了不少券商发布研报。

在这两个月中,有华创证券、中原证券、申万宏源等7家券商发布了7份研报,均给予坚瑞沃能增持或买入评级。

也仅在此次减持进展披露的后一日,股东童新建、童建明、霍建华、孙喜生又披露了新一轮的减持计划。

彼时,童新建、童建明、霍建华、孙喜生合计持有坚瑞沃能1.51亿股(占总股本6.22%),四人计划在2017年9月7日起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坚瑞沃能股份不超过4315.57万股(占总股本1.77%)。

不过,今年3月,减持计划期限届满时,前述四人未再按计划进行减持。

此外,坚瑞沃能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鸿宝在2017年11月通过集中竞价交易以9.36元均价减持了1301.99万股,减持比例0.54%。这次减持郭鸿宝套现约1.22亿元。

实际上,2017年三季度是坚瑞沃能的股东减持密集开始的时间点。

当时坚瑞沃能的股东郭鸿宝、北京德联恒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童新建、童建明均进行了减持。到了2017年12月,拉萨市长园盈佳投资有限公司也加入减持的队伍。

不过,由于这场债务危机,大股东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最新的进展显示,控股股东郭鸿宝去年12月质押给长江证券的2200万股股份因出现重大风险情形而未按约定回购,构成逾期违约,长江证券拟进行违约处置。

4月4日,郭鸿宝及其一致行动人宁波坚瑞新能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累计质押5.84亿股,占其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的97.08%,占总股本的24.02%。

“仔细研究这个企业,所谓的创新联盟商业模式类似关联交易,利润表尤其漂亮,但资产负债表中应收账款很高,现金流很差。”一位私募机构人士如此评价。

然而,这个时刻仍有火中取栗者出现。

4月2日至4月4日,这三日每日都有机构席位买入坚瑞沃能,合计买入了4176万元。


支持

一般

热文推荐

阅读排行

主编推荐

站内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