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储能科学与技术

储能科学与技术 首页 新闻 深度观察 查看内容
行业资讯 深度观察

关系藕断丝连:德力西的资本“朋友圈”

2018-6-12 09: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880| 评论: 0|原作者: 徐锐 王子霖|来自: 上海证券报

摘要: 中国储能网讯:温州人胡成中掌舵的德力西近年来力推多元化,但旗下上市平台广东甘化、德新交运的经营运作却乏善可陈,并且这两家公司去年以来愈发呈现出“庄股化”特征,虽名为公众上市公司,但更像是被少数投资机构 ...

中国储能网讯:温州人胡成中掌舵的德力西近年来力推多元化,但旗下上市平台广东甘化、德新交运的经营运作却乏善可陈,并且这两家公司去年以来愈发呈现出“庄股化”特征,虽名为公众上市公司,但更像是被少数投资机构牢牢控盘的公司。

这仅是表象。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那些穿着马甲抱团持有广东甘化的多个信托产品,其择股范围高度一致,疑似同一团队在幕后操盘。不仅如此,大部分标的公司都与德力西或上海中能(实控人为虞建明)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进一步梳理发现,利用信托产品“隐身”的相关资金,更像是追寻胡成中、虞建明这两位温州老乡足迹而进行的针对性投资。这究竟是偶然、巧合,还是精心布置的资本局?诸多异象背后是否已构成“蒙面举牌”?又有哪些利益暗门?亟待监管部门查实。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两年温州游资在A股市场声名鹊起。不为人所知的是,崛起于温州乐清的产业巨子胡成中,在A股市场的布局亦明显带有庄股化特征。

作为国内低压电器两大龙头企业的掌门人,正泰电器的南存辉与德力西的胡成中曾沿同一起跑线出发:两人曾是小学同窗,1984年在温州乐清柳市共同创业,1991年分道扬镳,胡成中创办了德力西,南存辉创建了正泰。至此,两人关系从合伙人变成了竞争对手。掌舵者不同的经营理念,将正泰和德力西带向了不同的发展轨迹。

在正泰电器2010年登陆A股市场后,德力西随后于2011年买壳广东甘化落子A股市场。与前者稳健经营专注主业不同,德力西近年来力推多元化,但旗下上市平台经营运作却乏善可陈:广东甘化多次谋划转型未果,缺乏持续盈利能力;德新交运2017年和今年一季度业绩同比均大幅下滑。

与业绩惨淡相映异趣的是股票诡异走势。德力西掌控下的广东甘化、德新交运自去年以来愈发呈现出“庄股化”特征,虽名为公众上市公司,但更像是被少数投资机构牢牢控盘的公司。

这仅是表象。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那些穿着马甲抱团持有广东甘化的多个信托产品,其择股范围高度一致,疑似同一团队在幕后操盘。不仅如此,大部分标的公司都与德力西或上海中能(实控人为虞建明)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进一步梳理发现,利用信托产品“隐身”的相关资金,更像是追寻胡成中、虞建明这两位温州老乡足迹而进行的针对性投资。这究竟是偶然、巧合,还是精心布置的资本局?诸多异象背后是否已构成“蒙面举牌”?又有哪些利益暗门?亟待监管部门查实。

庄股特征明显:被高度控盘的“德力西系”

作为德力西首个A股上市平台,广东甘化近期的每日股价走势更像是一幅幅“心电图”。“从股价走势看,广东甘化明显已经被高度控盘了。”有私募人士表示。

一家主业惨淡的A股公司,前十大股东榜里几乎全是信托计划。这些穿着马甲、从公开渠道无法看透背后资金是何方神圣的投资产品,硬生生支撑着广东甘化近90亿元的市值。

作为德力西首个A股上市平台,广东甘化近期的每日股价走势更像是一幅幅“心电图”:在成交稀少、交投极为清淡的背景下,一笔不大的买单即可将股价拉出一条直线,一段时间后另一小笔卖单又将股价直线打回,如此反复。

再看广东甘化的日K线走势,在2017年4月下旬至2018年1月下旬期间,公司单日收盘价都在极小的范围内波动。同样,在今年3月下旬至5月初,公司股价也是在一个平台上“低频波动”。

“从股价走势看,广东甘化明显已经被高度控盘了。”一位浸淫A股市场多年的私募人士告诉记者,根据过往经验,广东甘化去年以来股价之所以走出类似庄股的怪异走势,主因应是市场中的大部分流通股已被少数投资大户所掌控,导致可流通交易筹码稀少。

的确,根据广东甘化2018年一季报所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除控股股东德力西集团外,其余九个席位已全部被信托、资管产品所占据。

进一步来看,广东甘化目前总股本为约4.43亿股,剔除德力西集团和胡成中合计所持有的19035万股股份,广东甘化实际流通股份为25251万股。反观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的9个信托、资管产品截至3月末合计持有6903万股,占整体流通盘近三成比重。

这只是冰山一角。由于一季报仅披露了前十大流通股东的持股,因此这仅是浮在“水面”上的明筹。另一个数据也可佐证,随着资金大户的持续吸筹,广东甘化整体股东户数也持续减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已降至1.28万户,户均持股数高达3.46万股。而2015年末的这两个数据则分别是2.59万户与1.71万股。

回顾A股过往案例,通过高度控盘方式来强行改变股价应有走势的庄股,一旦所谓的“庄家”因资金、政策等问题被迫抛售持股,打破看似的平稳走势后,相关个股最终都难逃崩盘的命运。

德力西旗下的另一上市平台,德新交运已在今年4月上演了崩盘的走势。

复盘可见,在2017年11月之前,德新交运的股价走势已显现出被高度控盘的特征,即大部分时间股价波动极小且换手率低。而一旦风吹草动,就会打破平静。

一个典型事件是,由于德新交运2017年11月因筹划资产重组停牌,直至今年3月30日方才复牌。在复盘当日,公司股价低开低走被大量卖单快速封至跌停。事后来看,当日出逃的并非散户。原因在于德新交运在今年一季度仅交易一天,即3月30日放量成交了757万股。而就是通过这一天交易,德新交运股东户数从去年末(停牌期间)的2328户急剧增至一季末的5832户,即一天时间股东户数增加了1.5倍。

显然,当日股价跌停是由于个别持股大户的抛售所致。结合过往案例,对于高度控盘型公司,一旦股价放量大跌往往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加之彼时恰逢德新交运首发限售股解禁,公司股价随后3个交易日无量跌停,至今仍未改下跌趋势。相较于3月30日55元/股的最高价,公司最新股价已跌至17元附近,区间跌幅可谓惨烈。

疑似蒙面举牌:信托产品的隐秘勾连

调查发现,扎推投资广东甘化的信托产品并非各自为战,一些产品所投资个股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和协同性,似由同一阵营整体布局,或是为规避表面触及举牌红线而分散投资。

事出反常必有妖。为何如此多信托、资管产品扎堆布局主营羸弱、2017年亏损2.83亿元的广东甘化?

上证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扎推投资广东甘化的信托产品并非各自为战,一些产品所投资个股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和协同性,似由同一阵营整体布局,或是为规避表面触及举牌红线而分散投资。倘若如此,其相关行为也将构成监管部门严打的“蒙面举牌”。

首先,作为持股规模仅次于控股股东德力西集团的信托产品,陕国投·聚宝盆37号截至今年3月末所持广东甘化股份数已达2166.79万股。而同样由陕国投发行的聚宝盆36号则以974.93万股紧随其后,位列第三大股东。

记者注意到,从产品序号来看,聚宝盆36号、聚宝盆37号成立时间应较为接近,且两个产品均是从2017年一季度建仓广东甘化,同时进入十大流通股东序列。

不仅如此,两产品的重仓持仓个股也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即在2017年末,上述两信托产品均重点持有广东甘化、新日恒力等两只个股。不过,聚宝盆36号在今年一季度从新日恒力十大流通股东榜单消失。

值得玩味的是,同时看好广东甘化、新日恒力两只个股的信托、资管产品不止聚宝盆系列的两只产品。

明细来看,今年一季度末,持有广东甘化749.26万股的前海开源国泓1号,同期另持有新日恒力1119.45万股;同样,云信-弘升26号在持有538.23万股广东甘化股份的同时,还持有新日恒力952.63万股。

更蹊跷的是两只新信托产品的加入。经记者查询,一季度进驻广东甘化十大流通股东榜单的华鑫信托·华鹏66号和光大信托·金石17号均是在2018年1月26日成立的。而在两个产品的重点持仓标的中(即入围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共同的持仓标的多达4家,其中3家分别是广东甘化、新日恒力和华统股份。

上述两只新信托产品的共同持仓标的,与聚宝盆36号、聚宝盆37号的重点持仓标的高度一致。尤其是聚宝盆37号,其2017年末进入十大流通股东名单的标的就是上述三只个股,但在今年一季度减持了华统股份,华鹏66号和金石17号则“接棒”入围。

综上可知,在广东甘化3月末的十大流通股东中,除控股股东外,其余股东中竟有6家(包括已实施减持的聚宝盆36号)同时大举买入广东甘化和新日恒力。这仅仅是巧合吗?

“如果说由6个不同投资者、不同投资思路运作的信托资管产品,同时选中并建仓相同两只个股,的确存在这种可能性,但这种概率非常低。根据过往投资套路,更大的可能是相关产品乃是出自同一团队之手。”有私募人士表示,上述6只产品每个产品的投资标的并不多,但却能有两只标的或以上的标的重合,尤其是同一天成立的华鹏66号和金石17号,竟然与成立时间相近的聚宝盆36号、聚宝盆37号共同持有3只或4只同样股票,这恐怕不是偶然之举。

谁能看透马甲背后的资本真面目?“在目前监管部门动用大数据、查询IP地址等先进手段从严监管的氛围下,想要查证上述信托资管产品是否由同一人或团队操控,其实并不难。”

上述异象有必要穿透核查。因为仅聚宝盆37号一季度末便已持有广东甘化4.89%股权,若与聚宝盆36号或华鹏66号、金石17号等信托产品由同一幕后投资人控制,那么整体持股比例早已超过了5%的举牌线,从而构成了“蒙面举牌”的违规行为。

就在今年4月,沪深交易所发布了《上市公司收购及股份权益变动信息披露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出台原因之一即是为防治买而不举、蒙面举牌等乱象。上述信托、资管产品在股票投资标的选择上呈现高度重合性的背后,是否真存在“蒙面举牌”等行为?有待监管部门查实。

关系藕断丝连:德力西的资本“朋友圈”

扎堆持股广东甘化和新日恒力的信托产品,表面看天南地北,细查其实颇有瓜葛——它们重点押注的个股,都出自德力西阵营、上海中能阵营所控股上市公司或是两者有过投资经历的公司。

几个信托产品扎堆持股的广东甘化和新日恒力,表面看天南地北,细查其实颇有瓜葛。

据强韵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及上证报记者查询发现,上述信托、资管产品目前持有或曾经持有的标的上市公司,其上层股东之间曾经在股权等方面有过投资或合作,且两位实控人竟是温州乐清老乡。

简而言之,广东甘化的实际控制人胡成中掌控的德力西阵营,与新日恒力的实际控制人虞建明目前掌控的上海中能曾有合作。而德力西阵营、上海中能、德骏投资(上海中能原子公司)以及上市公司晨鸣纸业前几年也有过股权等方面的合作。不过,不知何因,相关股权关联目前已悉数被清理。

据查,上海中能董事长虞建明于2008年9月至2015年1月担任德骏投资总经理,而德骏投资注册成立后便立刻参投了中国德力西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胡成中掌控的德力西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下称“德力西控股”)。直到2015年5月,德骏投资才退出了德力西控股的股东序列。

而就在德骏投资准备退出德力西控股的一个月前,晨鸣纸业的一纸增资公告促成了德力西控股、上海中能和晨鸣纸业的三角关系。这条披露于2015年4月初的公告显示,晨鸣纸业和德力西控股将在增资完成后,分别持有上海中能30%和5%的股权。而在晨鸣纸业和德力西控股增资入股上海中能两周后,获得资金援助的上海中能立即上演了70轮竞价拍得新日恒力控股权的戏码。

不过,德力西控股和晨鸣纸业仅在上海中能股东榜单上短暂逗留了4个月。晨鸣纸业2015年8月初公告,因上海中能所投资持有的股票出现了非理性下跌而触发了行使收回投资的条件,德力西控股和晨鸣纸业均收回了相关投资。从公开信息看,德力西控股、晨鸣纸业和上海中能三者的股权关联已就此终止。不过,晨鸣纸业和上海中能的合作仍在继续。

2016年12月是个关键时间点。彼时,晨鸣纸业以18.5亿元代价,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获得德骏投资50%股权,另一半股权则握在上海中能手中。根据条款,晨鸣纸业5年内享有不低于6%/年的年化固定收益回报。而在合作约16个月后,2018年4月,晨鸣纸业将上述50%股权(后续又增资投资成本增至23.5亿元)以26.34亿元的价格退还给了上海中能。

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是股权方面的合作,但从上述两笔交易来看,晨鸣纸业仅是起到向上海中能提供资金的中介角色。

就在上海中能借道晨鸣纸业极大充实自身资金实力的同时,2017年一季度,云南国际信托旗下三款产品集体建仓了上海中能控股的新日恒力。明细来看,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聚宝11号、苍穹6号以及弘升26号三款产品在2017年一季报中齐刷刷进入前十名流通股东榜,三款产品合计持股比例达到6.11%

巧合的是,上述三款云南国际信托的产品随后亦共同进驻了德力西阵营控股的广东甘化,而且建仓时间同样集中在2017上半年。经查,聚宝11号和苍穹6号曾在2017年一季报升至广东甘化股东榜第四和第六位。弘升26号在当年6月末也现身广东甘化十大股东榜。

另通过交叉对比可知,在2016年便重点持有广东甘化、新日恒力等个股的前海开源国泓1号,在2017年第二季度还大举建仓了新黄浦,并持有至今。此外,方正东亚信托-聚赢29号在2017年末入围十大流通股东名单的3只股票也分别是广东甘化、新日恒力和新黄浦。

而新黄浦与德骏投资也有一定的关联。2017年6月,德骏投资曾以12亿元人民币拍走了新黄浦挂牌的上海鸿泰房地产有限公司30%股权以及相关债权,德鸿投资彼时的股东列表仍然是晨鸣纸业和上海中能各占持股50%的情况。

记者另注意到,自然人罗双跃也曾把广东甘化和新日恒力联系在一起。曾在2014年底超比例举牌广东甘化的罗双跃此后“险些”成为新日恒力的股东。2015年7月,新日恒力第二大股东拟将其持有的700万股(占总股本的2.56%)转让给罗双跃,但最终未果。

综上可知,上述信托资管产品所重点押注的个股,都出自德力西阵营、上海中能阵营所控股上市公司或是两者有过投资经历的公司。

主业惨淡经营:押宝并购重组胜算几何

即使是为了押注重组预期,但在广东甘化、新日恒力等都已被高度控盘、交投冷清的背景下,重仓押注相关上市公司的信托、资管产品真能安全撤离么?

掌控上海中能的虞建明十分低调,外界从公开渠道也查不出胡成中、虞建明关系究竟如何。据查,两者身份证的前面数字相同,均属温州区域。记者辗转找到一位与两者有过合作的人士透露,“胡成中、虞建明都是温州乐清的,在我印象中,当时就把他俩当成是一个阵营的了。”

而德力西与上海中能、胡成中与虞建明之间的“良好”关系,从另一方面也可佐证。新日恒力2017年年报显示,虞建明和虞文白分别持有上海中能97%和3%股权,而在现已注销的德力西集团公司湛江粤西销售有限公司股东名单中,虞文白和德力西集团公司均为该公司的股东。同样,目前由虞文白担任总经理的上海德力鑫有色金属有限公司,该公司控股股东则是中国德力西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职务上的深度捆绑,侧面彰显出两家关系的“亲密”。

虞氏与胡氏资本关系图

另有私募人士告诉记者,敢于将大资金配置于三四只股票的机构,肯定有其底气,尤其是没有业绩支撑的冷门股票。“我也喜欢只配置三四只股票,但我买入前一定会通过调研、参加股东大会或其他人脉关系,将标的公司的各种情况尽可能全面的掌握,不然突然出现个黑天鹅,肯定承受不起。”

然而,对于重仓持有广东甘化、新日恒力的众多信托、资管产品而言,它们的投资底气究竟在哪呢?

记者注意到,作为德力西旗下的两家上市平台,广东甘化近年来一直筹划转型但并无效果。今年5月,深交所专门下发年报问询函,追问广东甘化主营业务陆续关闭及剥离问题。

再看德新交运,2017年上市的该公司近日已停牌筹划资产重组。再看上海中能掌控的新日恒力,公司最新宣布收购宇航汽车切入新能源汽车领域,但方案披露后备受监管部门关注。预案披露,本次重组标的资产宇航汽车自2017年以来一直处于停产状态,标的资产未来的收益和风险很难确定。其公司股票至今尚未复牌。

退一步而言,即使上述信托、资管产品乃是为押注个股重组预期,但在广东甘化、新日恒力等都已被高度控盘、交投冷清的背景下,重仓押注相关上市公司的信托、资管产品真能安全撤离么?

被高度控盘的广东甘化,已经崩盘过的德新交运,疑似蒙面举牌的信托产品,盘根错节的股权勾连,拼接出德力西A股图谱,这异象背后究竟藏有哪些利益暗门?有待监管部门进一步核查。

原标题: 德力西资本拼图惊现“庄股魅影”


支持

一般

热文推荐

阅读排行

主编推荐

站内排行

返回顶部